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社论山西因煤而治的路径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8:41 阅读: 来源: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社论:山西“因煤而治”的路径

山西的问题,最好的抓手,仍然是煤。  梳理落马的山西官员,几乎每一个都是倒在了煤上。十余年来山西煤炭开采的狂飙猛进,煤炭作为政府手中掌控的自然资源,为山西官商的结合提供了丰润的土壤。

煤炭经济也深深地渗入了山西的“政治生态”。9月1日,王儒林调任山西,袁纯清另有任用。在省委书记职务调整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说:“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  不正常的“政治生态”下,山西一省的落马人数,屡次刷新纪录:从2月至今,山西省已有7名省级干部密集落马,13名省委常委中有5人遭调查,被带走的厅级以下官员和国企高管涉及煤焦、交通、发改、国土、工程等领域,有多个县市“一把手”缺位。  因煤而富,因煤而乱。山西的下一步,只有一个:因煤而治。但如何从乱到治,考验着新省委书记王儒林,以及整个山西省委的政治智慧。而对于全国而言,山西的下一步,也将具有全局意义。  纵观山西历史上延续多年的煤改路,不难看出这是件多么难的事儿。不同于河南,也不同于贵州,“煤老大”山西所面临的矛盾和问题,在全国无疑最突出、最严重、最典型,而该省的煤改也成为我国煤改的“缩影”。  山西因煤而富的源头可以追溯到1983年11月,煤炭部发布《关于积极支持群众办矿的通知》后,山西煤矿逐渐形成国营、集体、村办、个人矿和私开矿格局,形成了国有煤炭企业实力和民营小煤矿的数量可谓旗鼓相当的煤炭市场。数据显示,前20家特大型煤炭企业产量占比不足40%。  进入新世纪以后,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办矿的利润达到惊人程度。但是,因煤而富的欲望不加限制,因煤而乱就是必然的结局了。煤矿多、小、散、乱、差,死亡几十上百人的矿难频繁发生,“带血的GDP”,“血煤”之语不绝于耳,煤改也就随之而来了。  山西煤改的脉络很清晰:第一次是2003年的技术改革,第二次是2005年的产权改革,到2007年提出资源整合时,已经是山西第三次煤炭领域改革突围。到2008年,暴风骤雨般的煤矿重组席卷而来,随着“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和煤炭资源整合”工作的启动,山西政府计划将煤炭企业数量从2200个减少到100个左右;年产量不到300万吨的煤矿,将被山西省境内的大型煤炭集团兼并重组。  与1983年“去国有化”放开不同,这一轮的兼并重组则是“国进民退”的回归。但也正是因为政府主导的“招安式”改革,留下了太多权力寻租的漏洞,谁可以兼并谁,谁可以整合谁,政府一言而决。至于山西煤老板们,凭借着娴熟的江湖经验,驾轻就熟的地方政商网络,继续游走在山西财富帝国的边缘。  如何因煤而治?山西如果再次启动煤改,有几个关系一定要处理好。  首先是先富与共富问题。看上去,这是一个老问题,但贫富悬殊在当下的山西有着更现实的意义。一方面,2013年山西人均GDP低于全国水平,排在全国各省区的22位;但另一方面,在2013年“胡润百富榜”上,中国排名前1000位的富豪中,企业总部位于山西的山西富豪为22人,至少16位都涉足煤炭、焦化、冶金这三大产业,个人或家族资产在20亿-80亿元。  这么大的悬殊,已经割裂了民众对煤改的热情和支持,再庞大、再动心的改革,已经无法激动人心。换言之,没有最大程度照顾大多数人利益的煤改方案,已经不可能“治”了。  其次是地方利益与全局利益平衡问题。小煤矿为什么难关?地方政府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一是失去这部分财力,二是矿点大量减少后,影响当地百姓的就业、收入和生活。以为一纸禁令就天下太平,把改革想得太简单了。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与山西省府利益均沾的改革方案,没有一个兼顾环境与发展的改革方案,同样也难“治”。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