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委内瑞拉政治分歧冲击石油加勒比计划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22:06 阅读: 来源: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委内瑞拉政治分歧冲击石油加勒比计划

“你很难想象,在石油资源丰富的委内瑞拉竟买不到厕纸、食用油和面粉等最基本的生活物资。我的丈夫之前在汽车公司上班,现在他已失业,我们家快断炊了。但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国有超市里有很多食品,货架也满满的,不过那些商品仅仅卖给马杜罗政府的支持者们。而在私有超市里,货架都是空荡荡的一片,日子真的很难过。”Adriana Suarez是工业城市瓦伦西亚的一位家庭主妇,曾经是委内瑞拉政府最忠实的拥护者,然而最近,她每天都跟在游行队伍里抗议马杜罗政府。她所在的城市距离首都加拉加斯仅有170公里,算得上是全国最富庶的农业区,还有南美洲最大的斗牛场,经常举行盛大的斗牛活动。

“我曾经很支持查韦斯派,我也承认查韦斯曾为贫困户做过很多好事,但是他走了,留下了一个经济烂摊子,而他的继任者马杜罗除了会暴力镇压示威活动,对经济颓势却束手无策,所以我们需要一场彻底的‘变革’。”Adriana Suarez抱怨。

政治分歧变流血冲突

今年2月中旬以来,委内瑞拉首都和部分地区持续发生大规模学生和民众示威游行。首都加拉加斯交通多次陷于停滞,很多市民躲在家中。抗议者点燃垃圾,并用碎石在主要街道上堆建路障。Pablo Herrera是一名23岁的学生,他说:“我们知道影响到了市民,但我们必须唤醒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多名记者也参与了抗议。由于纸张供应不足,该国有5家报社从2月起被迫停刊,而纸张缺乏的根本原因在于委内瑞拉国内生产结构严重不平衡,工业制造能力薄弱,无法生产足够的纸张。与此同时,委内瑞拉还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及进口限制政策,这些报社无法从政府那里获批用于进口纸张的美元,因此不得不停刊或面临关门的风险。

加拉加斯最大的贫民窟“佩塔雷”曾是查韦斯的重要支持区域,那里的人们对街头示威活动充满了反感。“我不想每天都看到示威者堵在街头的情形,这根本不是将马杜罗赶下台的正确方式,对我来说,反对派正在借机搞破坏。”44岁的修理工Jose Guevara抱怨。

“店铺里的货架空了,很多人都买不到食物,只能花整天的时间去排队。在我看来,示威者们的暴力破坏了我们仅剩的那点美好。更可笑的是,他们示威了那么久,却还没弄清楚一切只是体制不起作用了而已,我们需要的是改革,而不是街头破坏。”33岁的市政工人安娜。卡斯特罗表达了自己对反对派的看法。

受示威活动的影响,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4月16日宣布,为了确保员工和周边民众的安全,该公司将暂停在一些城市销售汽油。而此前,该公司在瓦伦西亚市的一些加油站遭到了示威者的破坏,油罐车被点燃并发生了爆炸,这已是近期第二次遭遇袭击。

后查韦斯时代的政治斗争终于升级为了流血冲突。在两个月的示威游行中,已经有41人在冲突中死亡,600多人受伤,2000多人被捕,其中包括反对派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斯和委内瑞拉武装部队约30名军官。50多人声称自己在遭警方扣留期间被刑讯逼供。洛佩斯在加拉加斯城外的拉莫弗迪军事监狱里这样写道:“我已经入狱一个多月了,我的脑海里满是委内瑞拉人近15年来承受的巨大苦难。2月12日,我呼吁委内瑞拉人通过和平方式行使抗议和言论自由的合法权利,但当天,有3人遭枪击身亡,子弹是从身着便衣的军人所在的方向射出的。我悲哀地发现,我们国家的谋杀率居然处于西半球最高水平,通胀率高达57%,基本物资匮乏已到了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程度。抗议活动发生后,马杜罗亲自下令,以谋杀、纵火和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罪名逮捕我。但迄今为止,官方没有拿出任何证据。不久之后,更多的反对派市长也和我一样,被关入监狱,他们是在去年12月份的选举中以压倒性多数当选的,但是就因为违抗命令,没有清除抗议者设置的路障,他们就被当局逮捕了。”

4月6日,反对派领导人洛佩斯的两个最亲密的朋友在加拉加斯的一个公园里被枪杀,他们分别是36岁的路易斯。戈麦斯和40岁的古斯塔沃。希门尼斯。其中,希门尼斯是位富裕的承包商,他还是委内瑞拉最大的私营食品生产商南极公司老总门多萨的表弟。虽然官方说这两人的死亡是街头暴力导致的,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当地警方并没有给出结论。

和谈达成初步共识

几个月的示威游行让委内瑞拉彻底陷入了衰败局面。洛佩斯在狱中呼吁:“为了让我们的经济站稳脚跟,需要对通过汇率委员会实施的舞弊行为进行调查,因为就在去年,至少有150亿美元流入了实际上不存在的企业,或被用作回扣,这一现象直接导致了通胀的螺旋式上升和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的严重物资短缺。”

国际顶尖智库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巴西研究所所长保罗。索特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危机深化,受苦的不仅是本国的民众和政府,整个拉美地区也在头疼,从巴西到美国、从古巴、加勒比国家到阿根廷,他们现在都想尽快结束这场危机。

于是,在南美国家联盟和罗马教庭的见证下,委内瑞拉政府和反对党于当地时间4月10日晚举行了首轮对话。对话会持续了6个小时,直到11日凌晨2时才结束。双方在对话时各自阐述了有关实现国内和平、缓和社会紧张局势的立场和要求。随后,4月15日晚,政府与反对党举行了第二轮对话,双方在寻求缓和国内紧张局势、实现国内和平发展的途径上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然而,保罗·索特罗认为,政府与反对派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一份协议。各方都明白,对话是解决争端的惟一可行办法,路径虽然很明确,但达成协议却没那么简单。从本次对话的背景看,一方面,反对派不具备强制马杜罗下台的能力;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政府方面的让步,根本没法劝说示威者离开街头。如此一来,实质性地收窄双方分歧很难。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反对派代表拒绝参与对话的原因,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而很多反对派高级成员都清楚的一个事实是,他们从头到尾都错了,早在马杜罗竞选总统时他们就该抵制到底,现在有点“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的感觉。

此外,反对派内部分化严重。抗议群众对部分反对派领导人失去信任,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人已经被政府操控。反对党国会议员马查多支持抗议活动,并鼓励抗议者推翻马杜罗政府,建立新政权,执政党因此剥夺了她在议会的席位和诉讼豁免权,之后她就率领大批抗议者在加拉加斯游行示威以表抗议。而民主团结平台(MUD)的领导人卡普里莱斯则反对抗议活动,支持与政府开展对话,并主张于2016年举行公投。

马杜罗正是抓住了反对派的内部分歧才提出和谈的,而反对派提出的谈判条件有4点:颁布特赦政治犯的法律并释放被囚禁的反对派人士、建立独立的全国真相委员会调查谁应为暴力事件负责、承诺平衡地调整公共权力、停止准军事组织的活动并解除忠于马杜罗团体的武装。这些诉求最终都可能被实现,但如果国内的经济形势难好转且民众日常生活无法保障,双方谈判的筹码势必会引向马杜罗本人。

在政府与反对派第二轮谈话之后,委内瑞拉副总统阿雷阿萨向新闻界发表讲话说,政府和反对党都赞成完全尊重宪法,拒绝暴力活动,这是双方启动对话以来所取得的初步成果。他说,双方对话时,讨论了有关选举产生新一届全国选举法院院长、最高法院院长的人选问题。为此,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最近启动了选举新任院长的程序。

双方在对话时还同意扩大全国代表大会真相调查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其成员不仅有国会议员,还将吸收社会知名人士参与。阿雷阿萨强调,对两个月来学生示威游行中发生的暴力事件进行司法调查,从而“找到真相”,这是实现社会正义的道路、也是通向和平的道路,“我们对双方达成这样的共识感到高兴”。他说,马杜罗总统已经要求全国代表大会对暴力案件进行调查。任何针对国家安全部队成员涉嫌虐待、拷打示威者的揭发都会得到调查处理。

马杜罗或成牺牲者

虽然国内的抗议示威浪潮有逐渐平息的迹象,但总统马杜罗的支持率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委内瑞拉数据分析研究所(IVAD)近期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55%的委内瑞拉人认为马杜罗政府正在转变为一个独裁政府,53.5%国民赞成罢免马杜罗,并进行新一任总统选举。当问及如果今日举行总统选举如何投票时,52.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给马杜罗投反对票,只有33.4%的人表示支持现行的政治模式,有将近六成的人不赞同马杜罗的管理模式。

那么,马杜罗会被军方或其他势力拉下台吗?保罗。索特罗表示,犯罪猖獗、通胀加速和食品短缺会继续弱化马杜罗的总统地位。他的两个最重要的选区(穷人和中低阶层聚集区)曾经是查韦斯民粹主义政策的最大受益者,那里拥有大量的亲查韦斯派和军事同盟,武器装备一应俱全。但有证据表明,马杜罗政府对抗议示威者的激烈反应已经引发了亲查韦斯派和军事部门之间的分歧。

最终,马杜罗的命运要取决于谈判各方利益团体最终的妥协程度。各方都在通过谈判寻找解决危机的路径,而马杜罗政府对抗议活动的持续镇压做法只会让争端永无终点,他巧妙地想通过分裂反对派内部的做法可能也会适得其反,削弱查韦斯派的力量。如果其最坚实的支持者最终都倒戈,那么委内瑞拉政府被军方背景领导人控制的可能性很大,不管是直接的或间接的,而曾担任过过渡总统的国民大会主席迪奥斯达多。卡贝罗就是潜在替补人物。

为了委内瑞拉的长久安定,马杜罗可能会被牺牲。保罗·索特罗分析,“罢免马杜罗政府可能是现存体制框架内解决争端的可信方法,这也是委内瑞拉邻国最有可能支持的方式。”委内瑞拉的石油工业是政府的惟一收入来源,在查韦斯时期,这一产业就没有被很好的监管,可想而知,马杜罗政府更加做不好。但问题是,新政府会继续让邻国们享受石油优惠政策吗?

冲击石油加勒比计划

不少学者担心,委内瑞拉冲突会产生溢出效应,最终可能影响到石油加勒比计划实施的前景,对地区经济和社会也将造成连锁冲击。

2005年6月29日,石油加勒比计划由委已故总统查韦斯发起成立,是一项旨在为委邻国提供廉价石油的特殊金融安排。按计划,当国际原油价格超过每桶40美元时,成员国按照市价向委采购原油,其中,5%-50%的货款享受1至2年的宽限期,其余部分按1%-2%的利率分17至25年还清。由于能以优惠条件得到石油供应保障,该计划受到邻国特别是加勒比国家的普遍欢迎。目前,该计划有17个成员国,其中12个是加共体成员国。在该计划下,委平均每天向成员国出口石油18万桶。截至去年,成员国对委石油采购债务余额已达57亿美元。

拉美政治问题问题专家、巴西智库卡多索总统研究院执行董事塞尔吉奥。福斯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巴西是委内瑞拉最重要的近邻,不管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利益方面都会受到波及,如果形势继续恶化,委内瑞拉会完全陷入混乱,这对巴西经济来说是很可怕的,甚至会影响到罗塞夫的总统地位,因为今年晚些时候,她要参与连任竞选。据巴西媒体报道,这次委内瑞拉的抗议示威活动总计给巴西政经部门造成了200多亿美元的贷款损失。比如,无偿合约和资产、巴西跨国公司、供应商、承包商以及巴西政府控股的国家银行都受到了波及。此外,哥伦比亚是委内瑞拉的另一个重要贸易伙伴,如今面临的困境与巴西一样。拉美专家坦言,如果仅从石油优惠政策看,希望尽快息事宁人的邻国态度可能不会帮助反对派削弱马杜罗的地位。

石油加勒比计划的初衷其实是为了提升委内瑞拉的地区影响力,但从建立之初就一直遭到反对派的激烈反对。反对派认为,该计划并非互惠安排,只是委单方面对其他成员进行石油财富输出,讨好地区国家领导人的做法。这一计划实施成本非常高,以委内瑞拉的国力,很难长期进行下去,不可持续性有目共睹。最初的几年,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总体比较好,反对党的声音渐渐被压制,使得该计划得以顺利实施。但近两年,委经济形势明显恶化,石油加勒比计划逐渐成为委政府的负担。

2013年,委内瑞拉国内生产总值萎缩0.4%,通货膨胀率高达42%,本币对美元累计贬值32%.为此,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对委内瑞拉货币和债券信用评级降至Caa1和Caa2.由于生活水平急剧下滑,政府对经济管控增多,委国内反政府示威此起彼伏,社会动荡不安,反对石油加勒比计划的声音也越来越大。2014年,委经济前景更加暗淡,有可能出现超过2%的经济负增长,超过50%的通货膨胀率将是常态,本币贬值幅度可能超过50%.在此情形下,委内瑞拉政府是否继续坚持实施石油加勒比计划,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保罗·索特罗在采访中表示,“毫无疑问,委内瑞拉危机深化会影响对加勒比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届时包括古巴在内的享受优惠政策的国家经济将会受到连锁反应。”一方面,加勒比国家40%左右的石油需求依赖石油加勒比计划支持,如果该计划被迫终止实施,对这些尚未走出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国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另一方面,石油加勒比计划实质上是委扩大自身地区影响、对抗美国压力的一项战略举措。如果该计划被迫终止,势必会影响到委内瑞拉的地区影响力,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可能就此分崩离析,原本错综复杂的拉美地区势力版图也可能因此不得不重新划定。

因此,在保罗·索特罗看来,委内瑞拉的这次危机绝对不是偶然的。

据悉,美国政府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应急方案,以协助严重依赖石油加勒比的国家在紧急时刻能确保能源供应。4周前,巴西罗塞夫和美国副总统拜登已经在智利总统巴切莱特的就职典礼上交流了意见,并提出让奥巴马政府从中帮忙,以平息委内瑞拉反对派的抗议活动。保罗。索特罗表示,这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巴西和美国这两个美洲最大的经济体在委内瑞拉稳定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如果各方能够达成接近一半的妥协协议,委内瑞拉宪法也会允许罢免总统,预计重新选举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马杜罗指责委内瑞拉的反对者是在所谓美国支持下阴谋发动政变的了。

网络加速器推荐

Android加速器下载

红杏加速器